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囚车内的老师
囚车内的老师

囚车内的老师


 
  国荣坐在囚车内,望着车外像飞驰般的景物,一瞬即逝。
 
  过去的一切好像飞似的景物,追不回来。他开始后悔,可以已经太迟。 
  面对着以后悠长的监狱生涯,他不由得热泪盈眶。
 
  国荣是一所中学的老师,教生物课。一个周末,国荣不用上课,女朋友曼玲 了来到他家里。
 
  那一日,本来是高高兴兴的。
 
  可是……
 
  床上。
 
  国荣满头大汗,一脸焦急,他虽然用力猛摇自己的宝贝弟弟,但那小子似乎 不大听话,一直都是垂头丧气。
 
  「国荣,你怎么了?」坐在他身旁的是个全身赤裸的女郎,语气中带点儿不 悦。
 
  这位漂亮的女郎,乃是国荣的女友曼妮。她有着美好的身段,双峰挺立,屁 股浑圆。
 
  像这样美丽的女人,任何男人见到都会起头,偏偏国荣……
 
  曼玲初和国荣结识时,就是被国荣斯文的外表和高大的身型所吸引,没想到 他中看不中用。
 
  每当他们情欲似火,要共赴巫山云雨之时,国荣都是中途坠马,这当然大煞 风景。起初曼玲还以为他是紧张所致,所以也不怎么介意,但经过一次又一次后, 她对于眼前这个人已经彻底的失望。
 
  「快……行了……你再……等等……」国荣尴尬地说。
 
  这句话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但他的小弟弟仍是那么不济事。
 
  曼玲看着她,她虽然不是急性子的人,但正待冲锋陷阵之际,国荣却来个人 仰马翻,实在太扫兴了。
 
  像这样不快的场面,已经是第六次了,曼玲再好的脾气,也开始沉不住气了。 
  他一下子站起身来,穿回丢在床上的衣裙。
 
  「曼玲……你等多一会儿吧……」
 
  「等?你再找另一个好耐性的女人等吧!」曼玲冷冷地说,然后俯身穿好鞋 子。
 
  「曼玲,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国荣伸手拉她。
 
  「让开!」曼玲大力甩开国荣,拉开大门。
 
  临出门时,她丢下了一句话「你比太监也好不到哪里去」,然后头也不回地 走了。
 
  男人被女人认为「比太监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是何等耻辱的事情。
 
  有一段时间,他都变现的郁郁寡欢。
 
  这天,学校已经下课,国荣百无聊赖的坐在操场的石凳上,看着篮球队的女 学生打球
 
  其中有一个叫珊珊的女学生,她是篮球队的队长,身型发育的相当成熟,胸 前两个肉球涨卜卜的,屁股又圆鼓鼓的,跑起步来,乳波臀浪,看的国荣眼花缭 乱,真想把手放在上面捏她一把,甚至插她一插。
 
  此时,珊珊跑过国荣的面前,向他挥手打个招呼。
 
  「嗨!」国荣亦向她挥挥手。
 
  珊珊甜甜地笑起来。
 
  就在这一刹那,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个歪念头。
 
  他要把在曼玲身上所受的耻辱报复在这个女孩儿身上。
 
  于是,说干就干,光说不练,那是假把式!
 
  国荣回家计划一切后,马上展开行动。
 
  国荣是珊珊的生物课的老师,因此要接触她的机会多得是。
 
  第一次测验成绩公布之后,正好珊珊的成绩不大理想,国荣就乘此机会要珊 珊在小息时间来教室给她补课。
 
  珊珊很爱学习,听了老师的话,自然很高兴的来了。
 
  「珊珊,你这次的测验成绩不大理想……」国荣拿着她的测验卷说道。 
  「额……」珊珊怯怯地伸出舌头,那样子又天真又可爱。
 
  「尤其是这个问到人体器官的构造,你居然连一半分也取不到!」国荣故意 说。
 
  「我……」珊珊低下头。
 
  「对于这个部分,你是不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呢?」
 
  「嗯……」珊珊点点头。
 
  国荣随即说道:「不如这样,你下课后到我家里来,我再给你好好补习一下, 八点到九点,好吗?」
 
  珊珊不虞有诈,点头答应。
 
  放学后,国荣一路上脑袋里不住地计划着如何将这块鲜肉吃到口中。
 
  八点正,珊珊果然准时抵达国荣家。
 
  她已经换过校服,身穿T 恤短裙,充分展现出少女的气息。
 
  她可能刚刚洗完澡,身上传来阵阵沐浴露的芳香,国荣整个人几乎都迷醉了。 
  好不容易才定下神来,他招呼珊珊进屋里去
 
  珊珊在桌子旁边坐下,可能她的裙子太短,当坐下后,整条雪白的大腿都露 了出来,看得国荣心动。
 
  他干咳几声,神态自若地说道:「现在我开始讲解了!」
 
  一开始,国荣便重点出击,他打开一副男性身体器官构造图。
 
  他简单的指出男性上身的各种器官构造后,便即讲到生殖器官。
 
  「器官里面是一种海绵组织,所以一充血就会硬……前面突起的部分就是龟 头,里面有输精及输尿共用的管道……当遇上性兴奋之时,整个阳具就会勃起… …」
 
  珊珊到底是女孩子,听了这些敏感的话题,脸上不由泛起红霞。
 
  国荣看着她问:「你明不明白?」
 
  「差不多啦……」珊珊羞怯地说道。
 
  「这样说可能会空洞一点儿,不如我拿具模型给你看。」国荣故作神秘地说 道,「不过你得先把眼睛闭上!」
 
  珊珊有些摸不着头脑,干嘛老是这样神秘?不过她还是依言闭上眼睛。 
  隔了数秒钟,珊珊的手被国荣牵着,放在一件火辣辣,软绵绵的物体上。 
  珊珊双手一摸,登觉有异,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可吓得她花容失色。
 
  原来国荣不知何时已经解开裤链,把他自己的男性器官展露出来。
 
  「老师……你……」珊珊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要怕,这是实验教学,只要你心不存杂念。」国荣还振振有词地说,接 着再次把珊珊的手拉回自己的阳具上,逼迫珊珊用手握着。
 
  珊珊又惊又怕,又不敢抗拒国荣,只好闭上眼睛。
 
  那具热辣辣的阳具在她的手掌中胀大起来,而且还开始有濡湿的感觉。 
  她第一次接触男性的身体,这感觉的确很新鲜,令这小女孩儿又怕又爱。 
  不过更令珊珊料想不到的是,她感觉她的下体开始被人骚扰起来。
 
  她再一次张开眼睛来,这次她看到国荣把他的手伸进她的大腿里面,隔着底 裤抚摸她的下阴。
 
  这还了得!她惊叫一声,她就想缩开。
 
  可是国荣强而有力的手把她紧紧的箍住,他对她说:「不要怕,老师看看你 发育成熟没有?」
 
  说着,他的手竟欲伸入她的裤头里。
 
  珊珊虽然极力挣扎,但她的力气哪里比得上国荣,很快,国荣的大手已经落 入她的内裤里,在她的三角地带上抚摸着。
 
  她的阴户胀卜卜,活像个鸡包仔似的,上面长着像嫩草般稀疏的阴毛,跟曼 玲的茂密树林相比,又是另有一番风味。
 
  接着,他的手指更在珊珊的玉门上轻轻抠弄着,不一会儿,里面竟然有水渗 出。
 
  当国荣想再度深入时,珊珊死命把双腿夹紧。
 
  「啊……珊珊……你……你好可爱……老师……好……好喜欢你……」国荣 在她耳边温柔地说:「你把腿张开,让老师替你讲解女性的阴道构造……」 
  珊珊到底仍是个小女孩儿,在国荣的连番哄骗下,不由软化下来,她的防线 被他冲破了。
 
  国荣把她的双腿大大分开,让少女的私密之处完全暴露出来。
 
  两片阴唇形同花瓣,从裂缝中露出淡淡的肉洞。国荣把手指插进去,抠弄她 肉里的每个部位,逐一解说。
 
  「这是大阴唇……这是小阴唇……这是阴道……这是尿道……这是阴核,虽 然还是少女,但已经像成人般成熟了……」
 
  珊珊被他的手指挑逗下,全身疲软,淫水不断溢涌而出。她恐怕在这样深入 下去,会捅破她的处女膜,于是向国荣哀求道:「老师,求你不要……我还是个 女儿家……」
 
  国荣一听这话,肉棒登时怒挺起来,他兴奋地说道:「那老师就教你由女儿 如何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吧!」
 
  说完,他立即把珊珊抱到床上,然后骑到她的身上。
 
  也不知是否紧张过度,珊珊竟然完全不晓得反抗,任得国荣为所欲为。 
  国荣掀起珊珊的T 恤衫,拉高她的胸衣,双剥壳鸡蛋似的乳房展露出来。 
  国荣用口啜吸着她的乳头,他全身都感到亢奋,身下的龟头膨胀欲裂,于是 他立即把珊珊的双腿掰开,把龟头用力挺进她的桃源秘洞内。
 
  眼看着就要失去宝贵的贞操,珊珊不由向国荣哀叫:「不……老师……求求 你……不要……我妈会打死我的……」
 
  国荣此时早已欲火熏心,珊珊的话哪里听得进去?他只一鼓作气地向里面挺 进。
 
  珊珊的嫩穴又小又窄,令他独得前所未有的兴奋。
 
  突然间,前路出现障碍,他就那么一点点的向前挺进……
 
  吱噜一声,他终于冲破那层障碍。
 
  「啊……呀……」珊珊的叫声犹如哭声。
 
  国荣知道自己成功夺处后,快感直上脑顶。
 
  他继续向前挺进,终于直抵花心。
 
  「啊……好疼……胀死我了……妈呀……要裂开了……」珊珊凄凄地哭叫着 说。
 
  听到她的哭声,国荣仿佛觉得自己成了英勇的无敌战士,他挺着长枪,左右 开弓疯狂抽插,插得珊珊叫苦连天。
 
  「啊……啊啊……疼啊……老师……求求你……啊……不要……啊啊……」 珊珊哭泣着挣扎着,希望摆脱国荣的蹂躏。但是国荣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自 己的鸡巴尽力蹂躏着这个可怜的女学生,要把对女友的不满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 
  国荣足足搞了十多分钟,始才败下阵来,他立即抽出阳具,在珊珊体外射精。 他发觉自己的鬼头上占有血迹,再一看床单,落红片片,他更加大喜若狂。 
  他成功了!他终于做回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可怜的珊珊因为失身而躺在那儿哭爹喊娘。
 
  「唔唔……妈……妈……妈啊……」
 
  事后,国荣用甜言蜜语哄骗珊珊:「不要哭,老师是真心喜欢你的,这事儿 你千万不要告诉家人,只等你中学毕业,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珊珊信以为真,也就乖乖回家。
 
  经过这次,国荣对自己先前的不举得出结论。
 
  他认为他在这班女学生面前,他是一个有经验的导师,因此他无需畏惧,所 以干起来也得心应手。
 
  相反,对着曼玲,他则有所顾忌,心怕自己技不如人,无法满足女友,因而 弄致挺不起来。
 
  国荣食髓知味,先后和珊珊干过多次。
 
  之后,他的胆子更壮大了,他转而目标,继续用此法向班上另一位女同学宝 儿埋手。
 
  结果,他又顺利得手了。
 
  当他以为自己可以玩儿尽这些学生妹的时候,他终于尝到了恶果了。
 
  一日,宝儿跟珊珊谈起国荣对二人所做的事峙,二人才如梦初醒,方知中了 国荣的圈套。
 
  她们商量过后,决定回去告知父母。
 
  两位女生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女儿受辱后,立即怒不可遏,马上就往警察局报 警。
 
  第二天日,国荣正在班上上生物裸,殊不知大难临头。
 
  「这两片是女性的阴唇……里面凸起的乃是阴核……」
 
  他还边讲,眼睛却瞟向班上一位女同学美仪,她已成为他下个新目标。 
  不过,他这个心愿却永远不能达成了。
 
  因为这个时候,一班警察在校长的陪同下走进教室来,把这个人面兽心的老 师逮捕了……